当前位置: 首页 > 景点推荐 >北伐军为什么不打张作霖(蒋介石北伐战争)

北伐军为什么不打张作霖(蒋介石北伐战争)

2022-10-23 07:27:09

张作霖是汉奸,还是抗日英雄?客观来说都不是

张作霖是汉奸,还是抗日英雄?客观来说都不是

1928年,一辆急行的火车突发爆炸,顿时火光冲天、黑烟滚滚,被炸的列车正是张作霖乘坐的专列。剧烈的爆炸后,张作霖身负重伤,在乘车赶往大帅府的途中不停问道:“这TM谁干的?”

身为张作霖医官的温守善答道:“除了日本人,还能有谁!”张作霖听后长叹一声,咬牙切齿地挤出一个字:“打!”此后,张作霖再未睁开眼睛,一代枭雄就此殒命。

关于张作霖,众人对他褒贬不一。有人认为他残忍杀害革命志士,特别是为了折磨李大钊,专门从国外买来绞刑架,绞了3次长达28分钟,就是典型的封建军阀做派。

也有人说,张作霖是“卖国贼”。先是凭借日俄战争时期,在日本、俄国和清政府之间来回周旋,脚踏三条船,逐步发展自己的势力。后又依靠徐世昌、赵尔巽等人之力,逐步成为一方诸侯。最后更是在日本的扶持下,称霸东三省,成为东北王。

还有人说,张作霖是抗日英雄。流传最多的便是“给日本人赐墨宝”事件,张作霖大笔一挥,写下一个虎字,潇洒落款“张作霖手黑”。属下提醒其写错字了,张作霖答道:“我岂不知道应该是:手墨?想要我的土,没门,寸土不让!”

以及指使手下当街打死3名日本士兵,并按日本所谓的惯例,每条人命赔偿500两银子,为自己手下报仇等人物铁事。

那么张作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是好是坏,是对是错呢?大家好,我是学史笃行,今天和大家聊一聊一代枭雄张作霖。

张作霖出生在辽宁一个小渔村,穷苦人家的孩子。刚满10岁,嗜赌成性的父亲就被债主活活打死。血气方刚的张作霖,一刀报了杀父之仇,从此便逃到山上当了土匪,一来二去还混成了土匪头子。

按照张学良晚年的说法,准确应该叫“保安队队长”。大概就是:带领一帮兄弟,负责周边几个村的安全。凡是有人来骚扰,张作霖负责摆平,但是需要定期交钱。

就这样,张作霖也因言出必行、为人仗义,地盘越做越大,手下越聚越多。但毕竟收保护费并非长久之计,想要做大做强还得另谋他路。别看张作霖没文化,但是论玩手段,那可是把好手,当即便心生一计。

1902年的某天,奉天城外山路上,清朝奉天将军增祺的夫人在卫兵的护送下回家,突然路边的林子窜出来一帮蒙面大盗,呼喊着就杀了过来,清兵慌乱抵抗。

正当不敌之时,张作霖犹如天神下凡一般,带领几个好汉飞马赶到。一路冲锋刺杀,局势瞬间发生扭转,解救将军夫人于危难之中。

因为这事儿,增祺将军把张作霖奉为贵宾,一路破格将他提拔成了巡警队头目。张作霖也正式洗白,摇身一变成了朝廷命官。

增祺将军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要伤他夫人性命的歹徒,正是张作霖的手下。拔刀相助的剧情,是张作霖自编自导自演的好戏。

自从成了朝廷的人,张作霖便黑白两道通吃,而后投靠了袁世凯,更是平步青云。十几年下来,张作霖也从放猪娃,成为了显赫一方的东北王。而后更在1927年,就任北洋军政府陆海军大元帅,问鼎权力巅峰。

俗话说好事到了头,就要走下坡路了。果然进京没多久,北伐军便一路势如破竹,直逼北京。此时的张作霖是守又守不住,撤又不知道往哪撤,可以说是前有狼后有虎。

想要张作霖命的可不止北伐军,另外2股势力也是蠢蠢欲动。一股便是想要复辟大清的人;而另一股便是日本人。

张作霖作为日本重点扶持的对象,为何会想要他的命呢?其实张作霖随着势力的壮大,对日本的态度也从最初的依附,到后来的忽悠,以及最后的抵制。而日本也从观望到失望,以及彻底绝望。

这个过程究竟是怎样演变的呢?且听细细说来。需要说明三个比较关键的时间节点: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1916年张作霖当上奉天督军、1928年被暗杀至死,正好中间都是间隔12年,历时2轮。

第一个阶段,前12年(1904年-1916年)。客观来说,这个阶段张作霖是明显的亲日派。一方面,张作霖发现日俄战争后,日本在东北已经确立了较其他帝国主义的绝对优势,与其以卵击石,不如为己所用。

另一方面,原本将大清朝作为靠山的张作霖,担心建立共和之后,自己将无立身之地。在与袁世凯接洽后,发现其政治态度忽左忽。为了防止被动,只好另辟蹊径。

不敢把宝都压在袁世凯身上的张作霖,暗地里便开始与日本高官频繁往来。然而,此时的日本根本就看不上张作霖,认为张作霖没权利、没地位,毫无利用的价值。张作霖只能热脸贴冷屁股,停留在表面上的交往。

第二个阶段,1916年。这一年对张作霖和日本来说都是不同寻常的,因为发生了两件大事,直接决定了张作霖后续的对日态度,以及日本的决策失误。

袁世凯于同年病逝后,张作霖如愿以偿地当上了奉天督军。5月27号,心情大好的张作霖,在汤玉麟卫队的护送下,大摇大摆地返回奉天。途中路过小西门时,路边的一个窗口忽然扔出一枚炸弹,走在前方的护卫士兵,当场被炸死五六个,汤玉麟也受了轻伤。

刹那间,大街上弥漫着硝烟,惊呼不断。张作霖坐在后面马车上,听见爆炸声,马上意识到情况不对。迅即跳下车,骑上一匹快马,招呼过来几个卫兵,火速奔向旁边的胡同,准备绕道返回奉天府。

可没想到这条路上也有埋伏,正当穿过奉天图书馆之时,门洞里忽然跑出一人,向快马奔袭的张作霖,扔过来一枚手榴弹,瞬间就在身后爆炸了。还好张作霖命大,爆炸掀起的气浪震飞了他的帽子,人并未受伤。

张作霖有惊无险地回到奉天府,与此同时,日本高官也前后脚地赶来慰问。是来慰问,还是看他死没死,大家都心知肚明。

策划这场暗杀的不是别人,正是川岛浪速,也就是川岛芳子的养父。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张作霖是“满蒙独立运动”的头号阻力,必须尽快除掉。

经过此事,张作霖也更加深刻认识到,与日本人打交道,就是刀尖舔血。一向脾气火爆的张作霖,虽然火冒三丈,但并未追究。因为也正是这一年,日本出台了“援张国策”,决定全面扶持张作霖,让他成为日本在东北的话事人。

当然,做出这样的决定,日本也是经过了长达12年的观望考察。最终定下了4个方面的合作人选必备条件:一是亲日派;二是反对革命;三是要有能力;四是要有野心,但不能有信仰。

在日本看来,亲日才能远离英美,反对革命才会反对苏联,有能力才值得扶持,有野心才有独立的倾向,不会被国民党所统一。没有坚定的信念,也会变得唯利是图,更好地被日本所利用。
毫无疑问,当时的张作霖就是最佳棋子。然而,张作霖却没有日本人想的那么简单。在他的眼里,与日本人“合作”,不过是当做称霸东三省、逐鹿中原的垫脚石罢了。

第三个阶段,后12年(1916年-1928年)。之后的12年,张作霖在日本的推波助澜之下,短短3年之间,不费一兵一卒、一枪一弹便称霸东北,成为东北王。与此同时,张作霖答应日本的事表面上是“肯定没问题”,背后却是一件事没落实。

私底下,更是采取以夷制夷的外交策略,积极争取英美的支持,以削弱日本在东北的控制力。同时,自主筹建铁路和港口,控制中日合办企业,发展民族经济,新办高等教育,逐步打破日本的垄断。

慢慢的日本也发现,只说不做的张作霖哪是亲日派啊?这就是典型的反日派!可是面对羽翼渐丰、手握30万重兵的张作霖,又拿他无可奈何。

直到1925年的一个事件,日本人对张作霖彻底动了杀心。当时张作霖的大将郭松龄,因为不愿意打内战,起兵造了大哥的反。短短几天时间,便兵临奉天城下。

万般无奈之下,张作霖只好拉下面子向日本人求援。不过,鉴于张作霖之前的“无赖”表现,日本方面说道:“帮你可以,但必须要答应4个条件,并且要签字画押。”

张作霖拿过日本的条件一看,心里暗骂:这不是让我当卖国贼吗?

第一,日本臣民在东三省和内蒙古均享有商租权。
第二、吉林间岛地区行政权转让日本。
第三,盐城、吉林和敦化的铁路与图们江以东的朝鲜铁路接轨和联运。
第四、奉省西北部一带洮昌道所属各县准许日本人设领事馆。

性命攸关之时,张作霖虽然万般不情愿,但也只能利索地答应,不过也没完全答应。

只见张作霖拿起笔,在日本人的四个条件后面,都画了一个大勾。按理说勾也就是对号,对号也就是承认的意思。加之张作霖“不会”写字,签协议画勾好像也是情理之中。

日本人眼看张作霖终于“同意”,马上就可以染指东北!便迅速派出关东军,打败了郭松龄,保住了张作霖的统治地位。当后来张作霖打进北京,成为北洋政府首脑之时,日本人就拿着这份打了勾的密约找上门来。

然而,此时的张作霖对打勾的意思有了新的说法: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传统,一般枪毙人都是在后面打勾。我在这些条件后打勾,意思就是“枪毙”了,也就是不同意。

日本高官听后暴跳如雷,大骂张作霖就是骗子,这也更加坚定了日本要除掉张作霖的念头。像张作霖这样的老江湖,他怎会不知,拒绝日本便是断了后路。

1928年,随着奉军在北伐战争中全面溃败,张作霖被迫离京返奉。他深知日本人必将有所动作,此行恐怕凶多吉少。

但当张作霖面临两难抉择时:乘坐火车,目标过大且不便于戒备;乘坐汽车,更为隐蔽但花的时间太长。

没有过多犹豫,他选择了前者。因为好歹也是打到北京了,返回东北老家怎能偷偷摸摸的,有失大帅风范!这样的决定,也为皇姑屯事件埋下祸根,一代枭雄就此殒命。

面对众说纷纭、褒贬不一时。笔者认为,身逢乱世的张作霖,在一些重大事件中,肯定得到过日本的帮助,所以他也确实让出了一些东北的权益给日本。

但是遇到事关东北主权的原则问题,张作霖也是旗帜鲜明。绝不当“儿皇帝”,绝不当卖国贼是他一贯的准则。比如日本想要开矿、设厂、移民以及在葫芦岛筑港,张作霖是百般阻挠,不肯退让一步。

所以无论是把张作霖定位为“卖国贼”,还是定位为反日英雄,都是有失偏颇的。

客观来说,张作霖有能力、有雄才、甚至有风度,但也都有自己的罪恶,本质上还是军阀。军阀就是军阀,或许不是坏蛋,但也不能神话,或者无限度地捧高,甚至还成为崇拜的偶像。

以上便是笔者的观点,各位怎么认为呢?欢迎留言讨论。

北伐战争中的几场鏖战

北伐战争中的几场鏖战

1926年6月开始的北伐战争,是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讨伐国内外反动势力的军事行动。在苏联的大力协助和广大民众的全力支持下,两党有志之士团结抗敌,历经数次鏖战,消灭了直系军阀吴佩孚、孙传芳的势力,将大革命的火种撒遍大半个中国。

大战前夕

在中国共产党的推动下,国民党于1926年5月15日至22日召开第二届二中全会,尽管通过了“整理党务案”,排斥、打压中共,但会议还决定发表时局宣言,接受国内外民众关于出师北伐的请愿。

6月4日,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叶挺独立团(约8000人,连以上干部多为共产党员)作为北伐先锋奉命进入湖南,援助被直系军阀击败而拥护国民政府的湖南省防军第四师师长、湖南省代理省长唐生智。独立团首战告捷,为叶挺独立团赢得了荣誉。后来,此役被誉为“北伐的初试战”,拉开了北伐战争的序幕。

北伐誓师大会

1926年7月1日,广州国民革命军军事委员会颁布北伐动员令,并将留守的兵力重新做了部署,以防敌袭。

7月4日,国民党二届中央执委会临时全会在广州召开,主要研究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问题。会议通过了《为国民革命军出师宣言》(“北伐宣言”)、《关于国民革命军出师对各级党部及全体党员之训令》,正式批准国民革命军加紧准备,适时北伐。

7月9日,广州5万军民集中在东校场,隆重举行国民革命军北伐誓师及蒋介石就任总司令典礼。首先,由谭延闿、吴稚晖向蒋授印、授旗,蒋发表就职宣誓。

北伐誓师大会之后,各部队依次出发。省港大罢工工人组织了3000人的运输队、卫生队、宣传队,斗志昂扬地随军出征。同时,华侨北伐后援会等支持北伐的群众组织成立,一些中共地方党组织、全国总工会等纷纷发表声明或宣言,表示大力支持北伐。北伐军一路征战,众多战役名垂史册。

首战长沙

攻打长沙,是北伐军的第一仗,开始于北伐誓师之前,其成败对于北伐军的影响极大。因此,北伐军做了精密的部署:集中兵力于永丰、攸县、茶陵一线,以第四、七、八军组织主攻;第二、三、五、六各军监视江西方面敌军,并策应正面进攻;第一军集中于衡阳作为总预备队。

直系小军阀叶开鑫,野心勃勃地攻打衡阳,遭到惨败。吴佩孚急调军队援湘,并命令叶等在渌江、涟水防守,以待援军。1926年7月5日拂晓,北伐军按既定部署,分左、中、右三路开始对叶开鑫等发起进攻。左路以唐生智部第二师师长何健为指挥,中路由唐生智亲自指挥,右路以第四军副军长陈可钰为指挥(陈未到前由第四军第十师师长陈铭枢代理指挥)。

7月9日,中路军渡过涟水,急速前进,10日占领湘潭、湘乡;左路军9日攻占潭市后,高歌猛进,向宁乡、益阳出击;右路军在中共醴陵地委所组织领导的工、农、学“平民救国团”的大力支持下,于10日冲过泗汾桥,渡过渌水,一举占领醴陵。是役,叶挺独立团率先冲过泗汾桥,进占醴陵,其“官兵勇敢精神颇为友军所赞叹”。

在北伐军向叶开鑫等部发起进攻后,长沙工人在中共湖南区委领带下,也准备在长沙城内袭击叶军。由于涟水、渌水防线被突破,湘中重镇湘乡、湘潭、醴陵相继被北伐军攻下,造成长沙南大门洞开的局面,一时间城内人心惶惶。9日,叶开鑫仓皇撤出长沙,退往岳州。湖南省工团联合会当即组织工人保安队千余人,在城内维持秩序,收缴败兵的枪械。11日,唐生智部不费一枪,列队进入长沙城。北伐军占领长沙,标志着北伐一期作战计划的胜利完成。它壮大了北伐军的军威,进一步坚定了广州革命政府的胜利信心。

7月16日,湖南200余革命团体组织5万余人和北伐军一起,在刚刚夺取的长沙集会,热烈庆祝北伐军首战的伟大胜利。会场上旗帜飘扬,“打倒军阀、拥护北伐”的歌声此起彼伏,欢声笑语响成一片。唐生智的第八军,经过长沙大捷,扩编为6个师,计20个团。7月25日,国民政府任命唐生智为湖南省主席兼军事厅厅长,正式宣告湖南省政府成立。

8月12日,蒋介石和苏联军事顾问加伦抵达长沙,北伐军总司令部在这里召开北伐以来的第一次军事会议。出席会议的有白崇禧、邓演达、陈公博、唐生智、王柏龄、鲁涤平、朱培德、陈可钰、程潜、李宗仁等,讨论第二期北伐计划。会议决定仍坚持既定的方针:先湘后鄂再赣的北伐路线,先行攻占武汉,对江西暂取守势。会议决定8月18日(后延至19日)发动对汨罗江的总攻。

汨罗江会战

长沙战役后,吴佩孚急令湖北督理陈家谟和李倬赴前方指挥,并调鄂军、豫军南下增援。陈、李集中10万余兵力于汨罗、岳州、澧州、安乡一带,企图以汨罗江为防线,阻止北伐军前进。北伐军按照长沙会议的部署,于8月19日发起汨罗会战。

东路由李宗仁指挥进击平江;中路由唐生智指挥攻打汨罗;西路由袁祖铭指挥攻打津市、澧县,警戒鄂西方面的敌人,策应东路和中路的进攻。这次会战的关键是东路军攻取平江。敌人若丢失平江,岳阳则不保,武汉亦危险。敌人在此布兵2万余人,城周围筑有工事和炮兵阵地,他们把这里布置为“攻不破的金汤”。

北伐军担任攻取平江的部队,是第四军张发奎的第十二师和叶挺独立团。8月19日晨4时,攻取平江的战斗打响。上午11时40分,三十六团第六连在当地农民的支援下,率先由北门进入平江城,叶挺独立团一营及机枪连随之攻入城内,与敌人展开巷战。敌守将陆沄见势不妙,饮弹自毙,城内守敌全部被歼。北伐军占领平江后,大部队渡过汨罗江,攻城略地,乘胜前进。与此同时,平江东西侧之敌亦被歼灭,北伐军大有摧枯拉朽之势。平江之役,第四军共俘敌军官79人、士兵1061人;缴获大炮11门、各种枪支800余支。同时,中洞、家碑、岳州等城镇相继被北伐军攻克。8月21日,西路军贺龙部攻克临澧。22日,第四军攻克通城。至此,湖南省全部被北伐军占领,迫使敌军退往湖北。

8月28日,湘系军阀贺耀祖迫于形势,表示“拥护南方政府”,率部归附北伐军,被委任为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二师师长。

汨罗江会战,北伐军共俘敌7100余人,缴枪5000余支、机枪30余挺、大炮20余门。在平江之战中,工农群众数千人参加了运输队、交通队,许多人还直接参加了战斗。人们盛赞平江的胜利“皆民众协助之功”。

“两桥”之战

“两桥”之战是指北伐战争中的汀泗桥、贺胜桥之战。

汀泗桥位于湖北省咸宁县境内,是粤汉铁路的要隘、鄂南的门户。它三面环水,东侧群山耸峙,仅西南两端有铁路相通,易守难攻。8月25日,北伐军部署第四军奔袭汀泗桥,第七、八军迂回和侧击。8月26日,汀泗桥之战打响,第四军三十五团、三十六团奋勇冲杀。直系军队由大刀队督战,对退缩者当即砍杀,士兵们被迫拼命抵抗。北伐军从正面进攻十几次,均未奏效。第四军急调叶挺独立团从右翼进攻,并派一部迂回到敌人背后,截断其退路。8月27日2时,独立团由农民带路,从山间小路迂回到汀泗桥东北的古塘角,从敌后突然发起进攻。吴佩孚军队大乱逃跑,汀泗桥被攻克。

表现北伐中贺胜桥战役的历史油画

北伐军攻下汀泗桥后,叶挺独立团又乘胜于8月27日上午11时,攻下咸宁城,战斗仅进行了半小时。此役,第四军共击毙敌千余,俘敌军官157名、士兵2296名,缴获大炮4门、机枪9挺、长短枪1500余支。第四军亦伤亡390余人。

贺胜桥也在湖北省咸宁县境内,是粤汉路的军事要隘。汀泗桥丢失后,直系军阀紧急向贺胜桥增援,在桥南布防,再作阻止北伐军前进之努力。北伐军第四军、第七军于8月29日开始接敌,30日拂晓发起总攻。战士们前仆后继,奋勇冲杀。叶挺独立团首先冲破敌军阵地,其余各团相继冲入,敌军被迫后退。直系军队仍以大刀队督战,当场砍死大量退兵。吴佩孚也亲手杀死后退军官10余人,不但没有阻止溃败之势,退兵还被迫开枪射击大刀队和吴佩孚的指挥车,敌军内乱互杀。另有数千敌兵夺路逃跑时被挤入水中。吴佩孚见势不妙,狼狈逃回武汉。当日,北伐军占领贺胜桥。此役共截获敌官兵数百,俘敌军3000余人。还夺得满载的军车一列。

经过汀泗桥、贺胜桥的鄂南战决战,吴佩孚的主力大部丧失。而北伐军第四军因自出师以来,迭克名城,连战皆捷,获得了“铁军”的美名。

围攻武汉

按照既定计划,9月1日,北伐军进抵武昌城下。前敌总指挥唐生智召开前敌将领会议,决定乘敌防守未固之时攻取武汉。当日凌晨3时,北伐军第四军等部开始攻打武昌。因城墙坚固,并遭蛇山上敌人居高炮击,进攻未能得手。晚间,蒋介石及加伦、白崇禧抵达余家湾车站会商,决定再次进攻武昌,以李宗仁为攻城总司令,陈可钰为副总司令。蒋武断地发出命令:“限48小时内攻下!”他还对唐生智说,“这还不好攻?我们攻惠州时,就是冲上去的!”“我是有经验的!”9月5日凌晨3时,北伐军开始第二次攻打武昌。第四、七军携带木梯,一次次强行进攻登城,遭到整排整连的牺牲,仍未攻下。是日中午,蒋介石偕加伦、李宗仁等到洪山一带视察。加伦见部队伤亡过大,力主暂停进攻,对武昌暂取包围态势。

北伐军占领武汉

由于敌军刘佐龙响应国民革命军策反,战斗打响后,率部调转枪口起义,合力猛打吴佩孚的司令部,吴仓皇登车北遁。再加上汉口工人的大力支持,战事进展顺利。9月6日下午,北伐军占领中国最大的枪炮制造厂汉阳兵工厂和汉阳城。9月7日,全部占领汉口。吴佩孚逃往河南信阳,从此一蹶不振。9月10日,蒋介石任命刘佐龙为国民革命军第十五军军长。

由于吴佩孚的主力基本被消灭,在湖北只剩下武昌一座孤城。北伐军总司令部决定,9月10日后调第七军开赴鄂东,转攻九江;调第一军二师开赴江西,开辟江西战场。在湖北战场,决定第四军继续封锁围攻武昌城;驻汉阳、汉口的部队协同封锁水路。之后,武昌城经过一个多月的围攻,终于被第四军和第八军攻克。此役共俘敌刘玉春、陈嘉谟以下官兵1万余人,完成全部占领武汉三镇的任务,吴佩孚的主力被消灭。

12月17日,北伐军贺龙等部攻占宜昌,俘敌数千,缴枪3000余支。12月20日,唐生智部攻克荆州、沙市,敌旅长于学忠、张连生相继宣布脱离军阀,改悬青天白日旗。至此,湖北全部为北伐军占领。1927年1月1日,国民政府从广州迁都武汉,开始了“武汉国民政府”时期。

三打南昌

1926年9月初,北伐军总部决定将战斗重点转向江西。驻长沙的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在蒋介石的率领下进入江西。随即由朱培德、鲁涤平、程潜分别担任三路大军总指挥,率部向江西浩荡前进。在江西工农群众的支援下,各路大军攻城略地,战事进展顺利。此时,北伐军总部被胜利冲昏头脑,滋长轻敌蛮战思想。三打南昌就是沉痛的教训。

一打南昌得而复失。9月19日,程潜得悉南昌城内敌人兵力薄弱,决定孤军深入,迅速攻打南昌。9月20日战斗打响,程潜率第六军和一军一师与三军二十六团攻入南昌。但由于孙传芳调兵增援,敌人猛力反扑;北伐军第二军远在樟树,第三军未积极配合,第一军一师王柏龄怕死不听指挥,慌乱退却等原因,北伐军在城内与敌激战3昼夜后,于23日被迫退出南昌。此役,第六军伤亡惨重,其第十九师经过多次与敌肉搏,方冲出南昌;程潜甚至靠泅渡才逃出来。

对于第一军一师撤出南昌时的恶劣表现,蒋介石后来说:“倘使第一师不退下来的时候,我们的战事一定不会失败。”“这次失败是我们革命军最不名誉的一件事,也是北伐史上最耻辱的一面。”

二打南昌再次告负。10月6日,蒋介石不顾苏联军事顾问加伦关于重视南浔铁路的意见,再次下令进攻南昌。与此同时,军阀孙传芳从九江调重兵,加强南昌及其周边的防守兵力。但蒋不顾这些新情况,仍坚持攻打南昌。结果连攻两日,付出不小伤亡,仍未攻下。之后,守敌主动出击,迫使北伐军后撤到高邮、三江、青山一带。在北伐军全面败退的情况下,蒋介石只好于10月13日下令撤出南昌之围。

这次不顾敌我情况,盲目攻打南昌,不仅城未攻下,而且使北伐军遭受严重损失,仅团长就损失4人。蒋介石也非常狼狈,一时盛传他也身受重伤。

三打南昌终获成功。鉴于前两次攻打南昌失败的教训,北伐军根据加伦的建议重新进行战略部署,决定将攻击重点首先集中于南浔路,待消灭那里的敌人后再进攻南昌。11月1日,各部队完成调动集结,对南昌发起进攻。不几天,左路军在南浔路北段俘敌5万余人,将敌人击溃。右路军在朱培德指挥下,开始进攻南昌。11月8日,南昌城内1万余敌军缴械乞降,北伐军第三军等部进入南昌。同时,南昌周边之敌2万余人亦被陆续歼灭。孙传芳经芜湖仓皇逃往南京。至此,江西战役宣告胜利结束。孙传芳的主力被消灭。

11月9日,蒋介石率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移驻驻南昌,任命朱培德为江西临时政治会议代理主席,组成江西临时政治委员会,作为省临时政府。1927年1月3日,蒋介石私自通电“中央党部及国民政府暂驻南昌”,暴露其独裁野心。虽遭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反对,但军权仍为蒋介石所控制。

此外,1926年12月5日北伐军攻入福州。不久,福建全境均被北伐军占领。1927年1月3日正式成立了“福建临时政治会议”,福建群众运动进入一个新阶段;2月18日北伐军白崇禧率东路军、中路军占领杭州,迫使孙传芳退至松江、太湖沿岸。3月1日浙江成立临时政治会议,执行临时政府职权;3月4日北伐军开始入皖,驻徽州、广德之敌向北伐军投诚。北伐军乘胜向苏州、太湖、芜湖推进,孙传芳部陈调元、王普在安庆、宣城向北伐军投诚。3月6日北伐军之江右军攻占芜湖,至此,安徽大部为北伐军占领;3月24日北伐军占领南京。不久,江苏省政务委员会在南京诞生,程潜为主席。

仅9个多月的北伐战争,西路湖南、湖北是主战场,打垮了直系军阀吴佩孚的主力,攻克长沙、武汉;中路作战重点在江西,攻克了南昌、九江;东路福建战场,打垮了另一直系军阀孙传芳的主力,攻下浙江、安徽和江苏。至此,北伐军占领了中国的半壁江山,把国民革命推进到长江流域。三大军阀中的吴、孙军阀势力基本被消灭。

北伐军节节胜利,革命群众欢欣鼓舞。而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势力却恐慌仇恨。他们勾结在一起,镇压工农运动,制造流血事件,挑起革命内部事端,蓄谋破坏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各大军阀积极勾结,待机反扑。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终于撕下一切伪装,露出其反革命的狰狞面目,向共产党人和广大革命群众挥起屠刀,彻底背叛了革命。“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使北伐军流血牺牲所创造的伟大业绩,付之东流。随之,白色恐怖弥漫中华大地,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最终失败了。

虽然北伐的果实最终被蒋介石所窃取,但北伐战争仍显示了人民的力量,并为人民军队的诞生埋下了伏笔。

Copyright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穷游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