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搞笑笑话分享组

镜像 · 四

红了樱桃lyx 2020-11-23 07:32:27

摄影:高慧@University of Leeds, England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龙应台《目送》

    爷爷在前面大步流星,乐施跟在后面一路小跑。两人都是大包小包出远门的样子,肩上背一个,手里提一个,另一只手还拖着一个。

    天知道他们不是出远门,而是搬家。从原来的街搬到隔壁街,目的是离学校更近一点。

    “爷爷,我们真的还要搬啊?都第几次了,什么孟母三迁,跟您比就是小巫见大巫......就近几分钟路程,有必要吗?”

    “那房子好,”爷爷说,“我考察过,从窗户能远远看到你们教室。”

    乐施吓得全身抖了一抖,“那岂不是以后我上课一瞌睡您就看到了?”

    “想睡就睡呗,生理需求无法反抗嘛。”爷爷说,“我在这边看着,要是老师欺负你,我就去找老师!像上次......”

    “爷爷上次是我欺负了别人......”


    过了半晌,乐施跟得满头大汗,“爷爷你慢点啊......"

    “嘿?”爷爷鄙夷,“年轻人还不如老头子?”

    “爷爷你的录像带太重了。现在是DVD的时代了,留那么多录像带干嘛?”

    “我的录像带清晰度可是没话说的,”爷爷挑眉。

    “可不是,”乐施说,“连电视剧中间的广告都高清地录下来了。”

    “当年的广告现在还看不到了呢,你知道这叫什么?”

    爷爷自豪道,“历史的遗迹!”

    乐施仰倒,“您老人家也知道那已经成为历史了啊?”

    “少废话,你的书比我的录像带还重,我都没说你呢。”

    “书能一样吗?读书人的事,能说重吗?”


    “施施啊,”爷爷指点着往来车辆,挥斥方遒,“你知道人走的路为什么叫做马路吗?”

    “马克思主义的道路呗。”乐施兴致缺缺,“周总理答外国记者问。”

    “嘿?”爷爷惊讶,“你个小不点知道的还挺多。”想想不对,“你偷看我的书?”

    “您说《新中国建国史》吗?怎么叫偷看呢,我明明是当着您的面看的......”


    都说老人喜欢安稳,可是在乐施看来,爷爷是不折不扣的迁徙动物。记忆中他们总是在不断地搬家,从爷爷原本准备安度晚年的温暖的南方小镇搬到这座多雪的城市,然后又从一条街搬到另一条街。乐施到哪里上学,爷爷就把房子租到哪里,从家到学校步行从未超过二十分钟。

    就像一个背包客,始终把家背在身上,随时准备追逐远方。

    很多年后乐施才意识到,背着全部家当的是爷爷,而那个远方,只是她一个人的远方。


    到了新居,爷孙俩打开大包小包,开始收拾洒扫。爷爷把一摞一摞的书放到书架上,码得整整齐齐。码着码着,渐渐就觉着有点不对劲。

    杰克•伦敦《野性的呼唤》《白牙》,姜戎《狼图腾》,杨志军《藏獒》......简直是关于狼和狗的小说大合集,简称狼狗合集。

    “我们家什么时候有这些书的?”爷爷震惊道。

    “一直都有啊,”乐施一脸无辜,“从你的书堆里刨出来的。时间久了你自己忘了吧。”

    爷爷又不能置信地看了几眼,仿佛无法想像自己曾经有过研究动物的爱好。

    “我说施施啊,马上就中考了,你看小说要节制一点。”

    乐施作乖巧状,“我就是随便翻了下。”

    爷爷点点头,转身出去跟房东聊租房合约的事情了。

    爷爷前脚一走,乐施双手并用,从书包里哗啦啦掏出更多的书,一本接一本塞到床垫底下,动作之敏捷身手之矫健,完全看不出是个小胖子。

    如果爷爷哪天掀开乐施的床垫,绝对会经受远比“狼狗合集”更大的震撼:从勃朗特的《简爱》《呼啸山庄》到三毛的《稻草人手记》《雨季不再来》,从胡赛尼《追风筝的人》到余秋雨《文化苦旅》《千年一叹》,从凤歌《昆仑》《沧海》,萧鼎《诛仙》到一些作者不详的《风水阴阳》和《算命诀窍》之类,纵横古今中外,雅俗共赏包罗万象,把床整个都垫高了一截。

    躺在上面也不嫌硌得慌。

    这后面的故事要追溯到乐施刚被送到爷爷家的时候了。当年爸爸眼泪汪汪地送走了女儿,满腔父爱无从表达,于是给乐施塞了一大笔零花钱,也不管小孩子用不用得到。

    不想乐施还真用得到。

    自从发现每逢体育课都要被同学围观,不如早起自己去锻炼,乐施就养成了装病逃体育课的习惯。每每逃了课四处闲荡,她总会晃到书店买一两本书,日积月累,就有这么多了。


    看课外书虽然不像电子游戏那样被视为洪水猛兽,但也不是什么大加鼓励的事情,所以乐施把书藏起来偷偷看。起初还能夹在爷爷的藏书中间蒙混过关,譬如“狼狗合集”,可到了后面渐渐就瞒不住了——爷爷就算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也没健忘到可以随便糊弄。于是乐施把书藏在床垫下。

    可想而知,每次搬家对于乐施都是一场浩大的战略转移,让她感到异常痛苦。

    可是很值得。


    在那些独自踩着自己的影子回家的黄昏,在那些绕着操场徒劳地挥汗如雨的清晨,在那些被城市的灯火侵扰的看不见星光的夜晚,在那些极度想念父母想念过去的生活的瞬间,一直都是那些书在陪伴她。

    那些书告诉她,在这诺大的世界,所有喜乐平安或者颠沛流离的人生都并非唯一,所有伟岸或者畏缩的灵魂都无独有偶。你的成长你的思考,你的痛苦你的坚持在地球的某一个角落都会有另一个人能够感同身受,虽然你们无缘遇见。

    每一次日升月落,都有许多素昧平生的知己,与你一同仰望。

    所以不要害怕。

    在你看不见的远方,有许多温暖的灵魂,在漫长的寒夜里燃起星星之火。

    你只要安静地照亮身边的一亩三分地就好了,坚持住,不要熄灭啊,你看远方,你的从未相识的战友们,他们还在坚持着。

    这场对抗生活的战争从一开始就毫无胜算,但我们依然不认输。


    随着中考的邻近,乐施班上同学们对她原本已经渐渐削减的敌视重又涨到了一个新的峰值。

    在老师家长共同营造的战斗氛围里,即使最不谙世事的少年也在日渐凝重的空气里嗅出了前路的未卜,而这时候每天还在怡怡然看小说的乐施就显得特别扎眼,那种对于中考这件小事一点儿也不担心的从容态度丝毫不加掩饰,对其他人而言无异于明晃晃的耳光,仿佛在说:谁让你们早不用功?

    要是藏在课桌底下偷着看两眼就算了,偏偏她还看得特别地明目张胆。老师偶尔过问,乐施理直气壮地说这是“积累写作素材”。

    好学生就是做什么都有道理,所以乐施总能得到格外的宽容。

    乐施当然知道自己惹眼,但她显然不在乎。当了近三年全班公敌,乐施越来越适应自己的反派角色,具体地表现为行事越发嚣张,毫不理会他人眼光——反正她就是夹起尾巴做人也不会变得受欢迎,那还不如索性把尾巴伸直了,至少自己舒坦。

    大尾巴狼•乐施同学惬意地看着她的小说,眼角的余光扫过埋头做题的一干同学,不由感慨:天才总是寂寞啊。


    中考如期而至。

    一笑泯恩仇终究是小说里面的情节,乐施和她的同班同学再也没有和解。此后十年间所有的同学聚会都不曾有她的身影,三年同窗恍如一个笑话。

    散场不再见,乐施的青春里,就此留下一片突兀的空白。

    不是不遗憾的。可是遗憾又能怎样呢?

    乐施不止一次想过,如果没有那场车祸,故事会是什么模样。

    那她就会是一个新来的好看的女孩子,而且成绩顶尖。这样的女孩子,通常被称作女神。

    那么也许就不会有刚开始那些无端的欺侮,没有那些毫无理由的欺侮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决绝的反击,没有那些不留情面的反击也就不会有如今彻底的相忘于江湖。

    晦暗的初中时代教会了乐施一个道理:一件事情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开始,那么也不会有一个正确的结局。


    中考放榜了。

    喜庆的重点高中录取名单边上贴着一溜的房屋出租通告,上面清一色写着:中考状元曾住房,给您的孩子一个美好的未来。

    一个路人奇道,“今年有几个状元?并列的?”

    “只有一个,但她住过好多不同的地方。”乐施说。

    “有病吧?”路人说。

    乐施戳戳爷爷,“听,人家说您有病呢。”

    “嘿?”爷爷说。



Copyright © 网络搞笑笑话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