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搞笑笑话分享组

古代妃子侍寝前竟要往身体里放这种东西,太可怕了!

涨资势 2021-02-21 12:08:35

广告及合作QQ:843661388




“你不顾自己和三皇子的婚约,和府中下人私通,一定会被老爷家法伺候,赶出慕家!”佩儿咄咄有词。

 

慕思灵轻笑一声,忽而抬手一巴掌扇在佩儿脸上,怒道:“贱婢!”

 

佩儿被打的发懵,想这死到临头的人竟给自己脸色看,反手一巴掌扇在慕思灵的脸上,骂个不停。

 

“你才是贱人!你竟然敢打我,等老爷来了抽你筋扒你皮!打死你个下贱骨头!”

 

慕思灵被掀翻在地,不但没有恼,反而凄苦苦的啜泣了起来,哽咽道:“佩儿姐姐不要再打我……”

 

“嘭——”房间的门,猛然被人推开了。

 

“慕思灵!你身为相府大小姐,竟然敢私通下人!”首当其冲的妇人,一开口便将慕思灵钉的死。

 

等雍容的妇人往屋里定目一看,登时就傻了眼。

 

慕思灵不仅没跟她口中的男人躺在一起,反而楚楚可怜的坐在地上,显然是遭了毒打。

 

“大胆!这是在干什么?”丞相慕振国刚下朝就被匆匆请了过来,朝服还没换,目光所到皆是犀利。

 

佩儿身体一缩,吓的直直跪下:“老爷!”

 

“爹……”慕思灵跪在地上,眼泪涟涟的好不可怜,哽咽的开口了:“您是来救女儿的吗?”

 

慕思灵抬头望着慕振国,一双清丽明媚的眸子里满是期望和仰慕,竟看得慕振国心脏一跳,生出几分疼惜来。

 

“这都在胡闹什么!?”慕振国转头问一旁的妇人,语气里隐含几分迁怒。

 

慕思灵眼角泛红,一副强忍着委屈的模样,抹着泪道:“爹,你要为女儿做主,女儿好歹也是相府的嫡亲,不能被这贱婢白白欺负了去!”

 

“哪个贱婢敢欺主,思灵你慢慢说。”慕振国目光一凛,闪过一丝严厉。

 

“老爷,大小姐昨天可是一夜未归,昨晚还有人看见咱府上的下人从这屋子里进去,孤男寡女……”雍容的夫人是府上的二夫人,论辈分慕思灵还要喊一声二娘。

 

慕振国目光扫了一圈屋子,没见里面有什么男人,面上积蓄了不满。

 

二夫人哼了一声,眼神故意一转,指着小院门口的一道男人身影呵斥道:“什么人?”

 

她身后的两个婆子动作飞快,跑过去将根本没有挣扎的一个下人抓过来,按着跪在地上。

 

二夫人瞧了他一眼:“你就是林正……”

 

林正急忙喊道:“夫人!老爷!饶命啊,都是大小姐故意勾引我的,我不是自愿的!”

 

慕思灵冷眼瞧着他们做戏,不动声色。

 

二夫人询问道:“你跟大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夜大小姐彻夜未归,是不是和你在一起的?”

 

“这……”林正表情心虚的犹犹豫豫,一副欲盖弥彰的样子,畏惧的看了一眼慕思灵,低头做默认状。

 

慕振国见状气得脸色发白,大女儿跟下人私通,要是传到了三皇子耳里,婚约必定是要取消的,到时候不仅仅是他的脸面丟尽,欺君之罪可是要杀头的!

 

“混账东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振国斥责逼问。

 

慕思灵咬唇,眼中冷笑,脸上却只是泫然欲泣的只重复道:“女儿冤枉,女儿没有做过对不起爹爹的事。”

 

二夫人红唇一勾,眼里满是轻蔑,转头示意了自己的一个婆子。那婆子一点头,忽然大声道:“这是什么,拿出来!”

 

她这一声吼,吸引了慕振国的全部视线。

 

只见那婆子从林正的怀里掏出一叠信来,二夫人拿过信递给慕振国。

 

“谁写给你的信?”

 

林正畏畏缩缩道:“是……大小姐写给我的情书,每日一封,追求了一月有余,我实在是不堪纠缠,迫于无奈才同意的。”

 

“恬不知耻!”二夫人面上一喜,佯装着痛心疾首的模样,对着慕振国说:“老爷,我早就跟您说过,找个婆子教她规矩,现在倒恬不知耻的给一个下人写情书,做情诗!”

 

慕思灵垂着脑袋,挡住了她脸上的冷色,那信的确是她写的。以前的慕思灵愚蠢不堪,佩儿说自己中意林正,苦于不识字,不能表达爱意,哀求慕思灵代笔……

 

没想到,如今却成了指正她私通的证据。

 

慕振国拆了信,只见里面全是不堪的情爱之语,当即勃然大怒,骂道:“不肖子,你把相府的脸面至于各地!你身负婚约,可知道是把我们全家往刀架上推!”

 

“爹爹,女儿冤枉啊。那信并非女儿所写,爹爹平时政务繁忙,不识女儿字迹,这信,真不是女儿写的啊!”

 

“这分明就是你的字迹,你还敢狡辩!”二夫人脸上几乎压不住得意,这信里的每一个字,可都是慕思灵自己亲手写,“老爷,你要是不信,现在就让她写诗来对比字迹!”

 

慕振国将手中的信愤怒揉烂,转头吩咐下人道:“备纸墨!”

 

说罢又指跪在地上的慕思灵:“你若是真敢写这种不知廉耻的信,今日便给我滚出相府!我慕振国没有你这种不要脸的女儿!”

 

慕思灵心中冷笑连连,这般愚钝被自己夫人玩弄鼓掌的父亲,她才不屑!

 

上一世罔死,这一世命绝不由人!

 

二夫人站在一旁,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慕思灵被慕振国拆穿,被直接赶出慕府的场面,等慕思灵一死,她的女儿便顺理成章顶了这贱人嫁入皇家。

 

慕思灵手执毛笔,款款落笔,写下的字却完全不同于之前的过分秀气和方正,而是蕴含着和大气和俊逸,不像柔弱女子的字,更像是一个征战将军,隐含肃杀!

 

慕振国一愣,要不是亲眼看见慕思灵写下来了,他绝不相信这是一个女子的字。

 

二夫人只瞧了一眼,心里顿时咯噔一沉,这贱丫头竟然留了一手?!

 

明眼人一瞧便知曲中内情。

 

“来人!”慕振国面色冷沉,“把这个恶奴给我抓起来!玷污大小姐名誉,杖毙!”

 

“老爷,我冤枉!”林正没有看到慕思灵的字,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是看着自己要被人抓起来,心里一急,当即就想把二夫人供出来。

 

“是二夫人……”

 

两个婆子哪等他说完,上去就是啪啪几巴掌,将林正打得没了意识,叫人拖了出去。

 

慕思灵低着头,神色不清。

 

“父亲,还有一事,求父亲给我做主!”慕思灵挺直了背脊,不肯起身。

 

慕振国转眼看着这个大女儿,想起他差点被恶奴蒙骗,惩罚与她,顿时心生内疚。

 

“说吧。”

 

慕思灵抬眸直视慕振国的眼睛问道:“父亲可还记得当年与我母亲定情时交与的银手镯?”

 

提起慕思灵的生母,慕振国神色有几分不自然,当年慕思灵的生母在他最穷困潦倒的时候嫁入慕家,两人情深之际自然也是说出不少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情话,只不过……

 

慕振国功成名就之后,仕途锦绣,美人如玉,自然少不了娶几任偏房,貌美娇妻在侧,哪里还记得那个珠黄的糟糠之妻?

 

他对慕思灵生母不多关注,连她何时有孕也一概不知,慕思灵母亲身体又不好,临盆当夜就去了,诞下一子,缠缠绵绵病祸不断。

 

最重要的,那是慕振国至今唯一的儿子,体弱多病,到了年龄都不得入学堂,将来怕是不足以继承家业。

 

慕思灵瞧着慕振国的神色,见他有所动容之后,继续说下去:“母亲过世时,将一手镯留给了女儿,但女儿无用,竟然没能好好守护,遭下人欺辱不说,还占走了母亲留下的唯一信物!女儿生性淡漠,不争名利,只求安稳过日。父亲,求您今日为我做主。”

 

跪在地上的佩儿听见这话顿时后背一凉,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绞丝银镯子,只觉那是个火箍子,灼着皮肉疼!

 

“放肆!什么人敢这么大胆!”慕振国圆目一瞪,怒气勃发。

 

他对慕思灵母亲多少还有愧疚,现下经过慕思灵这么一提,更是觉得面上发热。

 

慕思灵转头看向佩儿,继续说道:“你平时对我辱骂不尊我概不追究,母亲予我的镯子是定要讨要回的!”

 

“来人!把她的袖子给我卷上去!”慕振国一开口,立即就有佣人上前来,粗暴的一把扯开佩儿的袖子,那手腕子上,果然戴着一个眼熟的银手镯。

 

这是他当初送给发妻的定情之物,现在竟然被一个下贱的婢子戴在手腕上,奇耻大辱他怎能忍?

 

“混账贱婢!”慕振国气得脸色发黑,狠声说,“来人,把她的双手双脚给剁下来!”

 

“不要啊,老爷!”佩儿连连求饶,慕振国根本不理,她只好又向蒋素梅求道,“二夫人!您救救我,我也是听您的话做的事啊,您当初说……”

 

“你胡说什么!”蒋素梅急忙打断她的话,目光不敢去看地上的佩儿,“我何时叫你做过那种事情?赶紧把她拖走!”

 

佩儿的冤枉声传了好远,在场的人眉头都不见动。

 

慕思灵跪在地上,冷眼看着这一幕闹剧。

 

“思灵,你快起来!”蒋素梅弄走了佩儿,又假惺惺的扶起慕思灵,一脸虚伪的笑道,“是二娘不好,误会你了。二娘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你千万不要跟二娘置气。”

 

慕思灵温和的低头,顺着蒋素梅的话说:“思灵不敢,二娘也是关心思灵才会这样。”

 

“大小姐知道就好,二娘我也是关心则乱。”

 

“还有你!作为当家主母,下人都敢骑到主子头上了,是不是下一步要摘了我的乌纱帽?!”慕振国丢了颜面,朝着蒋素梅怒哼一声,头也不回的拂袖而去。

 

等到他一走,蒋素梅脸上的和善表情顿时就没了,阴冷着脸哼笑一声:“以前倒没有看出来,你倒是也有几分手段!”

 

“二娘这是说什么话,别让人听去了白白看笑话,到时候爹爹治我一个大不敬可如何是好!”

 

蒋素梅惊愕的睁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巧笑嫣然的慕思灵,一瞬间并没有反应过来。

 

“今日的事情,劳烦二娘费心了。大恩大德,思灵必定谨记在心。”说完,转身由相府的婆子用大麾掩住,被人搀扶着出了房间。

 

蒋素梅愣了好一阵,才猛然反应过来,这个贱人,竟敢顶撞她!

 

眸子一转,雍容美艳的脸上满是狠辣,“慕思灵,我想让你死,你就活不了!”

 

慕思灵坐了纱帐的步撵,一步三摇的抬回了她的小院。她的院子名竹墨在慕府最偏远僻静的东南角。

 

秋霜上前褪了慕思灵的大麾,眼观鼻鼻观心的扶着她坐到床边,立马道:“大小姐,我去准备沐浴!”

 

屋子摆设简陋,较早上的屋子只多了一张半旧的梨花木妆台,算得上好物件,可见正主的地位有多不受待见。

 

没有浴室,秋霜将热水倒在两人大的木桶里,摆在慕思灵的寝房,灰冷的屋子瞬间被热气蒸的暖了起来。

 

慕思灵却不习惯被人伺候着脱衣,便打发了秋霜去了外室,自个对付这层层绕绕的襦裙。

 

破费力气才褪了衣物,这才清楚的看见了自己身上留下的欢爱痕迹,腰上甚至还有大片的青紫,也不知道昨晚那人用了多大的力气,暴躁的如同没见过女人般。

 

慕思灵泡进热水里,温水舒缓了肌肤,却让那股酸疼更加剧烈了。

 

她忍不住在心里狠狠地骂了几句那个还不知道身份的男人,别让她以后在遇见他,不然她身上的这些伤口,她一定一一还回去。

 

夜幕渐渐降临,黑色笼罩住慕府。

 

第二日她还未从梦中醒来,就被秋霜着急的声音唤醒。

 

“小姐,不好了!”秋霜急得眼圈都红了,“三皇子派人来,说要退婚!”

 

慕思灵翻了一个身,无所谓道:“退就退吧,我还不稀罕嫁给他。”

 

秋霜哭了起来:“可是小姐,你要是被退婚了,名声就没了啊!”

 

慕思灵扯过被子罩住头:“名声是什么?我不知道。”

 

秋霜又哭着说了几句,慕思灵一概不理会,继续会周公。

 

“小姐,真的不好了!”秋霜又喊,嗓子比刚才高了好几个度,“祖母派人来请你过去!”

 

这下慕思灵蹭的一下坐起了身。

 

祖母,那可是慕府里最有威信的一人,连慕振国都不能驳了她的话。

 

要是在慕府连祖母也不喜她了,那她就真没法再慕府待了。

 

“秋霜,快打水来梳洗。”

 

秋霜动作麻利,端来热水,洗脸后又急忙给慕思灵梳头。

 

慕思灵打开梳妆匣,特地挑了一支最素的镶银木簪,梳了一个最简单的发髻,穿的也是最旧的月白色长衫,乍一眼看去,寒酸平凡得丝毫不像一个大家嫡女。

 

打量着镜子里的人儿,慕思灵露出满意的笑容。

 

秋霜犹豫问道:“小姐,你穿得这样……府里其他人会笑你的。”

 

慕思灵一哂:“他笑便笑,我怕他们笑不成。”

 

临走之际,慕思灵又戴上那个母亲留下的绞死银镯子,挺直脊背,大步踏进了祖母的赏荷居,里面,早已经站满了人。

 

慕思雪就跪在祖母的脚边,讨好的捶着祖母的双腿,幸灾乐祸的瞥了慕思灵一眼。

 

慕思灵落落大方,行至祖母身前时,扑通跪下,朗声道:“思灵有愧慕家列祖列宗,愿受祖母责罚!”

 

她态度直接一时让厅里的人都愣住了,祖母意外的瞧了慕思灵一眼,问道:“既然你知道自己对不起祖宗,为何还要做那些不知廉耻的事情!”

 

慕思灵抬头,直视祖母的眼睛:“若祖母说的是昨日的事情,那实非思灵所愿。只怪我识人不清,被身旁丫鬟算计……”她说着,又看向蒋素梅,“二娘可以作证,那情书,那丫鬟,可都不是我唆使的!”

 

太奶娘闻言顿时皱眉,她活到如今年纪,一听就知道慕思灵话里有话。

 

蒋素梅心虚,连忙说:“就算昨天的事情是误会,可你为什么会好好向三皇子解释,现在被三皇子当众退婚,你让我们慕家的脸都丢尽了!”

 

慕思灵看着她,眸子明亮得让蒋素梅一瞬竟然不敢直视。

 

“我被退婚已是事实,三皇子如今看不上我,我又有什么法子?难不成真的要我做那种不知耻的事情,去求着让三皇子娶我吗?”

 

慕思雪等不及插话:“你丢了慕家的脸,我可没有。祖母,我愿意替姐姐代嫁三皇子,挽回慕家颜面。”


涨资势文章底部已开通评论功

一起来说说你的看法



强烈推荐下面生活中你不可或缺的优质微信账号,相信我,你会从中受益很多!

关注小贴士

回到微信主界面,找到右上角的“+”号,点“添加朋友”,在搜索框里输入微信号即可哦!PS:不要搜索名字哟,只有通过这个唯一的渠道搜索微信号才能准确关注正牌的哦~



全球CEO部落

复制搜索微信号:quanqiuceo


CEO智慧,王者精英,打造高端人脉交流平台,资源共享,合作共赢!活化人脉资源,汇聚信息并快速对流,让人脉转化为财脉商机.




常州驿站

复制搜索微信号:changzhouyz



网罗常州吃喝玩乐所在;本地新闻,汇聚常州人衣食住行精彩.有关常州最新旅游攻略;特产小吃;历史人文;尽收眼底.






涨资势

复制搜索微信号:zhangzishi0519


这里为你提供你不知道、想知道、不能不知道的新闻,还为你分享你不知道的生活小知识,健康知识,精彩视频,传递正能量,为你每天不断涨资势








小方百科

复制搜索微信号:baikexiaofang


传播养生知识,分享健康的生活方式、幽默笑话、精彩视频、健康饮食、美容养颜。崇尚健康生活,普及千年养生理念,关注健康,关爱生命,小方百科陪您每天学养生知识



Copyright © 网络搞笑笑话分享组@2017